The origin of pride

瑞尔保护协会方法的起源
child reading newspaper

圣卢西亚鹦鹉

到圣卢西亚岛的第一天,保罗·巴特勒就去岛上最北端的森林寻找圣卢西亚鹦鹉。正是这种羽毛多彩艳丽却濒临灭绝的鹦鹉把巴特勒从祖国英国带到了这里。他要数数岛上还剩下多少只鹦鹉,了解这一物种减少的数量。1977年,就算本岛人也难得见到圣卢西亚鹦鹉。巴特勒在黄昏的树林中寻找鹦鹉黄绿色的羽毛、樱桃红的胸部和明亮的琥珀色眼睛,最终看到了一只圣卢西亚鹦鹉在昏暗天空中的清晰剪影。

虽然很短暂,这第一眼的印象在巴特勒的脑海中挥之不去。谁会知道有一天他被全岛人称为鹦鹉人呢——这个年轻的英国人帮助圣卢西亚鹦鹉免遭灭绝。

灵感来源

1979年以来,瑞尔保护协会已经在50多个国家开展了300多个自豪项目,激励当地社区为了保护自然资源团结起来,并对他们的环境和野生动植物感到自豪。每个项目的基础就是保罗·巴特勒早年在圣卢西亚林业厅的环保工作。

最后100只

1977年,巴特勒估算圣卢西亚岛上的鹦鹉仅剩100到150只。他在对鹦鹉的数量下降进行研究后,向林业厅推荐了一些能使数量回升的措施。林业厅负责人加布里埃尔·查尔斯决定给巴特勒一个工作机会:回到圣卢西亚岛担任林业厅的环保顾问,帮助这种稀有的鹦鹉回到圣卢西亚的森林和天空。巴特勒接受了这份工作。

社区的关键作用

他推出了一套简单的方案来保护圣卢西亚鹦鹉:回顾1885年的相关立法,确定猎杀鹦鹉将受到罚款——当时只罚5美元——并在一个现有森林保护区内建立鹦鹉避难所,保护它们的栖息地。

为了使这些保护措施变成法案发挥长久作用,林业厅需要公众的支持。20世纪70年代,鹦鹉的栖息地不断遭到人类活动的破坏,它们被猎杀成为食物或被关起来作为宠物。通常,圣卢西亚岛上的男孩一看到鹦鹉就会用弹弓瞄准它。巴特勒和林业厅需要想办法让圣卢西亚人对鹦鹉建立一种情感,把它当作集体身份的一部分来接受。

产生自豪感

圣卢西亚岛1979年独立后,政府宣布圣卢西亚鹦鹉为国鸟。巴特勒和林业厅以此为跳板开展与鹦鹉相关的公共宣传项目。他和同事到学校向儿童宣传鹦鹉独特的美和价值,并通过电台广播客串节目向公众传递项目信息,甚至制作了一个鹦鹉吉祥物雅科特,赋予鹦鹉保护活动生命。他们借鉴私营企业的营销方法并加以调整使其符合当地需求。圣卢西亚鹦鹉出现在广告牌、汽车保险杠、报纸插页、邮票、帽子、T恤、漫画、明信片、啤酒杯、钥匙圈上——很快,鹦鹉无处不在。

持久的影响力

圣卢西亚人逐渐把鹦鹉当作国家珍宝。巴特勒说,1977年到1988年间,“鹦鹉的数量开始缓慢持续回升”。“新的法律,新的关注。”林业厅发现岛上采用新保护行为的人像涟漪一样越来越多。如今,孩子们会把受伤的鹦鹉送到林业局,帮助它们康复。

如今自豪感比以往更强

多年来,这套社会营销工具及核心宗旨与瑞尔保护协会共同发展,却一直是我们方法的核心——进入人们决策过程的情感方面,改变他们与自然的关系。1979年,瑞尔保护协会发现圣卢西亚岛非常珍视当地特有的鹦鹉,这在加勒比地区是很少见的。于是我们请巴特勒在其他岛屿复制这一项目策略保护岛上的鸟类,从圣文森特鹦鹉开始。最后,巴特勒全职加入瑞尔保护协会,将他在加勒比地区的经验用于创造自豪项目,并写下第一个项目手册《用自豪推动保护》。如今,我们的自豪项目提供的创新方案涉及可持续流域,近海渔业,有机农业等等。